泉州機械南方路機:借力機制砂技術實現革命性創新
發表時間:2019-06-06 18:03:48 作者:雕刻機
  砂子是混凝土、砂漿的靈魂,也是資源。隨著天然河砂日漸枯竭、價格飛漲,如何開發新的混凝土骨料資源———人工砂,保證滿足國家新時期建設之需要,已是擺在我們面前的一個嚴峻問題。
  
  那么,是否有東西可以替代天然砂,成就建筑業的“新靈魂”?縱觀國際上的前例,答案是———機制砂。近日,記者在福建南方路面機械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南方路機)見到一款設備,放一堆普通的石頭進去,幾分鐘后,從設備終端出來的,就變成了與我們平時所見無異的細砂。
  
  機制砂的機遇與挑戰
  
  所謂機制砂是指經除土處理,由機械破碎,篩分制成的粒徑小于4.75mm的巖石顆粒(但不包含軟質巖石、風化巖石的顆粒)。制砂機可以根據不同工藝要求加工出不同規則和大小的砂子。
  
  事實上,我國的機制砂生產從上世紀60年代就已經起步,1973年國家還專門制定了《機制砂混凝土技術規程》。但由于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河砂、江砂等天然砂的價格一直很低,而且國家也未限制挖采,所以價格低廉、取材方便的天然砂一直是國內主要的建筑用砂。
  
  但天然的資源畢竟有限,在經過了幾十年無序濫采后,我國的河砂資源已日益稀缺。在這種情況下,被國人忽略已久的機制砂又回到了我們的視線中。但近30年停滯不前的研究進度,卻讓國產機制砂處于尷尬的境地:粒形差、針片狀多、級配不合理、石粉含量高等問題層出不窮。
  
  與此同時,國際上一些資源緊缺的國家,對制砂設備的研發已經非常發達,他們的建筑用砂目前已基本采用機制砂。而且這些發達國家所生產出的機制砂,其品質堪比河砂,有些機制砂在建筑上的表現甚至還優于河砂。
  
  而我國的機制砂技術和設備的研究由于起步比較晚,發展較緩慢,與國外先進水平相比還存在一定差距。“有人認為機制砂不就是把石頭打成砂子,沒什么難度。其實這是外行話,破碎石頭好辦,但之后的功序才是考驗制砂設備的關鍵。”南方路機董事長方慶熙告訴記者,要做的機制砂并不簡單,機制砂的質量優劣取決于幾個方面:圓潤度、石粉含量、成砂率、級配不合理、污染控制……只有解決了這些“攔路虎”,才能迎來機制砂的春天。
  
  為了做大做強國產機制砂,南方路機與日本破碎設備*品牌———壽技研公司合作,推進機制砂裝備技術向“高”、“精”、“尖”方向發展。南方路機總方凱表示:我們并不排斥向國外學習,既然已經有了現成的“老師”,不向人家學習才是傻瓜。
  
  創新機制砂技術
  
  “但是借鑒并不意味著一味抄襲,只知道照抄的企業成不了氣候。”在學習日本同行經驗的同時,南方路機并未放松推進自主的研發,而且專門成立了破碎設備研發機構,對核心破碎設備進行重點攻關。
  
  “人家的核心技術是不可能輕易給你的,就算你把機器買來拆了都未必仿造得出來。zui后還是得靠我們自己研發。”方凱告訴記者,經過數年實驗,南方路機現已推出制砂機,并在廣西、湖南的一些大型工程中嶄露頭角。
  
  據南方路機的技術人員介紹,南方路機采用的是干式制砂法。“我們在設備的心臟部分配有獨特的5孔沖擊式轉子的立軸式沖擊破碎機(已獲),大大提高了破碎效果,使以往難以生產的粒度范圍得到了大幅度的增產。”
  
  研發人員介紹,除了破碎效果大幅提升,空氣篩的創新式應用也是這款制砂機的一大特點。“通過這套制砂設備制出來的砂子,無論是在粒度上,還是在粒形上都可以與天然砂相媲美,而且使以往難以生產的0.15~0.6mm范圍內的粒度得到大幅度增產,并可以以低成本將碎石過程中所產生的剩余碎石轉變成的機制砂。”
  
  方凱同時表示,雖然目前機制技術取得了突破性的進展,但是要獲得的設備仍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受限的產量即是未來需要攻克的目標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