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瓷機械廠“微刺激”漸顯成效 穩增長經濟政策重在落實
發表時間:2019-06-05 14:15:48 作者:雕刻機

  導讀:4月以來的“微刺激”已漸顯成效。繼5月制造業PMI創年內高點、外貿出口告別負增長以及CPI及PPI反彈、5月下旬發電量數據改善后,國家統計局剛剛發布的數據顯示,5月工業生產、消費繼續恢復。
  
  數據顯示,5月份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實際增長8.8%(以下增加值增速均為扣除價格因素的實際增長率),比4月份加快0.1個百分點;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21250億元,同比名義增長12.5%,比上月增速擴大0.6個百分點。
  
  毋庸諱言,在經濟結構調整的大背景下,中國微刺激進入了定向時代。先看金融政策上的一些新變化。日前國務院提出了“定向降準”政策,實際上就是要微調貨幣政策,采取有針對性的調降準備金率,來實現有限度的放松。為兌現結構性貨幣寬松政策,央行近日宣布,決定從2014年6月16日起,對符合審慎經營要求且“三農”和小微企業貸款達到一定比例的商業銀行、財務公司、金融租賃公司和汽車金融公司均各自下調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存準率)0.5個百分點。央行希望以“滴灌”式的政策來代替“大水漫灌”政策,這樣可以避免貨幣政策過度放松,造成刺激過度,并引發資產市場價格再升。
  
  從某種意義上說,在現實壓力下的有限政策放松,將成為未來一段時間貨幣政策和金融監管的新邏輯,也是判斷未來政策走向的依據。央行日前發布的5月金融統計數據顯示,5月末,廣義貨幣(M2)余額118.23萬億元,同比增長13.4%,比上月末高0.2個百分點,比去年同期低2.4個百分點。5月社會融資規模為1.40萬億元,比上月少1454億元,比去年同期多2174億元。其中,當月人民幣貸款增加8708億元,同比多增2014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除央行的政策變化之外,一向讓市場感覺刻板謹慎、只關注工作風險的中國銀監會,也開始考慮采取行動,適度放松對銀行業的監管。中國銀監會副主席王兆星日前在發布會上透露,目前準備通過讓存貸比隨著資產負債結構的變化進行適當調整。這顯示出金融監管層在經濟壓力之下,在政策方面保持了相當的靈活性。
  
  實際上,央行和監管部門的政策還不止于此:中央近期加大微調政策力度愈見明顯,中國數家中小企業金融機構已于近期獲得1000億元人民幣再貸款,以支持“三農”工作。此外,還出臺定向支持政策來服務于小微企業融資與棚戶區改造,基礎設施領域擴大2014年鐵路投資規模、引入社會資本進入國家重大基建項目等。這些現實說明,貨幣政策的執行部門、商業銀行的監管部門,在適度放松政策以支持發展問題上,已經形成了共識,并開始采取行動。
  
  不過,這些回暖跡象是否表明中國經濟的回升勢頭已經確立,還有待進一步觀察。從中長期看,中國經濟處于下行趨勢的情況并未改變,穩增長措施的效力也會隨著資源投入的增多而呈遞減態勢。更何況,受貨幣政策傳導不暢影響,較充裕的流動性并未惠及實體經濟,需要加大金融市場結構改革的力度,加強金融對實體經濟的支持。
  
  從這個角度出發,當前我國明確“定向寬松”、規范金融政策導向顯然不夠,至少還需要解決以下兩個方面問題:一是抓落實。去年以來政策密集落地,僅今年3月以來出臺的重大政策就有十多項,其中的一些落實情況差強人意,國務院會議因此決定,對已出臺政策落實情況開展全面督查。國務院的考慮可能是,通過強化政策落實,進一步打通政策執行層面的各種梗阻,提升政策效率,并提高金融資源的使用效率。這一方面可以服務于市場,另一方面可以減輕全面放松貨幣政策的壓力。二是推改革。當前國務院正在推進行政審批改革,取消和下放審批權取得了顯著的效果。此項改革仍需進一步深化,才能為財稅改革創造出良好的環境。中央要對地方“放權讓利”,沿著阻力小化的方向切入改革。如果中央能做到“放權讓利”,調整好央地關系,相信下階段財稅改革將更為順暢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