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勤華:樹立低油價下國際能源合作新思維_威克雕刻機
發表時間:2019-05-19 15:28:49 作者:雕刻機

  導讀:2014年底開始的油價大幅度下跌,預示著2015年會是一個“不同尋常”的年份,對于中國而言,更是如此。對于如何加強能源國際合作,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能源戰略研究中心主任、國家發展與開發研究院研究員許勤華表示,以下四點值得認真思考:
  
  樹立低油價新常態下國際能源合作新思維
  
  這一輪油價下跌不同于1986年和2008年的前兩次下跌,是能源轉型過程中的下跌,是在供需基本面起決定因素基礎上的一次常規與非常規油氣(頁巖/致密油氣)資源為搶奪市場份額的較量。常規油氣加上非常規油氣的生產總量大過消費量,在經濟依然疲軟特別是中國在內的新興經濟體欲振乏力之世界經濟展望預期值的刺激下,下行壓力被進一步放大。應該說,北美非常規油氣革命的成功,是此次油價下跌的主要始作俑者,揭示著新能源時代的到來。
  
  “低油價”實際上只是由于油價泡沫被擠出以后,逐漸向理性油價靠攏的一種新常態。適應“低油價”的新常態,就是尊重國際能源市場的經濟規律。而建立“低油價”新常態下能源國際合作思維,就是要以更符合國際能源市場經濟規律的精神,推進國際能源合作。
  
  認清中國在全球能源秩序中的地位與作用
  
  “大能源時代”的到來,加大了中國在國際能源市場上的權重。“大能源時代”是指,從能源品種來看煤炭和常規油氣資源不再“一枝獨秀”,致密油氣、頁巖油氣、煤層氣等非常規油氣、新能源開發欣欣向榮。核能及各類可再生能源如太陽能、風能、潮汐能等技術日益成熟;從能源開發區域來看,大陸上油氣勘探開發熱點降低,而海洋油氣勘探開發力度加大;從能源與自然環境聯系來看,能源發展越來越受到氣候變化等因素的限制。“大能源時代”中能源權力被重新建構,不再以“油權”為唯一核心,還包含“能源供應權”、“能源需求權”、“能源技術權”、“能源金融權”以及相應的“能源碳權”等等。世界不同地區/經濟體因為具有不同能源權力優勢,在全球能源權力結構中各據一方。“能源供應權”是指能源資源國因擁有能源資源所具有的在世界能源市場中資源供應的權力,如沙特阿拉伯。資源國和生產國因為其能源供應權的優勢,在全球能源權力結構中處于金字塔尖的位置;“能源需求權”是指能源需求國因具有巨大的消費量所能提供的能源資源需求的強大市場權力,如中國;“能源技術權”是指進入了第三次工業革命后擁有先進技術就有了把握世界未來發展走向的影響權力,如德國;“能源金融權”是指憑借發達的金融體系以及對全球金融的影響力擁有能源價格的更多話語權,如美國;“能源碳權”是指由于掌握了能源產品所含碳量的計算方法以及碳政治的話語權在低碳經濟秩序中具有的相對權力如歐盟國家。
  
  全球能源需求重心逐漸從發達國家轉移到發展中國家,特別是新興國家(emerging nations),區域分布集中在亞太和中東。中國成為全球大能源消費國和原油進口國,巨大的消費力和消費市場使之擁有了能源價格的影響力,也在重新塑造其對外能源關系。
  
  提高對能源國際合作戰略目標的定位
  
  中國對石油消費的增加和減少、中國經濟的增長速度,在一定程度上也左右著國際石油價格的起伏。這一輪油價的下跌亦說明了兩個問題:、世界現代石油工業經過一百多年的運行,機制已經十分成熟,任何試圖操縱國際石油市場的國家或政府,只能是利用金融資本等工具借機(如地緣沖突)等行事,且在多極化日益顯現的世界政治經濟秩序中,操縱的結果必是雙刃劍,沒有全勝的十足把握;第二、中國巨大的消費量日益掌握了能源權中的市場權。歷史上能源消費的國家都曾是霸權國家,如木材時期的荷蘭、西班牙,煤炭時期的英國和石油時期的美國。中國能源國際合作如何將市場權轉化為國際政治含義中的國家權力,以增強我們對全球資源乃至制度安排進行分配的話語權,值得深思。
  
  由此,我們應該提高對能源國際合作戰略目標的定位。在主要立足國內的前提條件下,在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所涉及的各個方面加強國際合作以有效利用國際資源。同時,如何將市場權轉化為國際政治含義中的國家權力,是我們現在面臨的大的目標和任務,也是我們面臨的挑戰。需要三思而后行,否則將錯過又一次能源生產與消費以及技術轉型時期的發展戰略機遇。
  
  實現能源國際合作戰略重點的再布局
  
  自1993年成為石油產品凈進口國后的二十余年中,中國能源國際合作的戰略重點是“走出去”,在全球主要能源資源地進行布局,逐漸形成了上游勘探和開發的全球五大區塊,建設了陸上國際油氣管道。那么,隨著全球能源形勢的重大變化,能源國際合作戰略重點需要重新布局。首先,調整能源國際合作戰略重點的方向。
  
  在“走出去”的同時注重“引進來”,引進技術、資金和人才等;其次,調整能源國際合作戰略重點的結構。從原來的石油、天然氣、煤炭等原材料資源獲取,通過國際合作,以加快新興、清潔能源和低碳能源技術的轉讓、管理經驗的培育、能源金融市場的建設和人才的儲備等工作的步伐。
  
北京pk10开奖记录  綜上所述,低油價時代的到來,對于中國而言,是一個實施能源生產與消費革命的戰略機遇期。我們應該抓住這個“低油價”窗口期,在通過能源國際合作做好各種能源儲備的同時,在供需矛盾不突出的情況下,順應全球能源形勢的變化,對能源國際合作的重點、布局等作出調整,以在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所涉及的各個方面加強國際合作,更有效地利用國際資源。2015年,是調整的關鍵之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