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電重組須破解四大困局
發表時間:2019-07-03 20:15:58 作者:雕刻機

  國務院明確提出,鼓勵煤礦企業與電力等其他行業企業兼并重組。陸啟洲認為,推動煤電重組對改善我國資源行業的市場配置、實現協調可持續發展意義重大,但這種重組正面臨四大困局。
  
  2010年,華能、大唐、國電、華電、中電投等五大發電集團都在大力擴充自己的煤炭產能,其中中電投的煤炭產能高達7275萬噸。
  
  今年8月底,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出,鼓勵煤礦企業與電力等其他行業企業兼并重組。乘著政策的東風,電企在煤炭行業的地盤必將日益擴大。業內人士預計,到2015年,五大發電集團控股和參股的各類煤礦總產能將超過4億噸。
  
  為何電力企業“不務正業”,集體大規模進入上游煤炭行業?煤電重組會遭遇哪些困局?破解這些困局又該從何處入手?帶著一系列問題,記者采訪了中電投集團總經理陸啟洲。
  
  煤電一體化提高了電企的競爭力
  
  “我們進入煤炭行業,不是為了賣煤,不是要搞多元化,而是要圍繞電力行業,把上下游產業鏈打通,形成價值鏈,以增強我們的核心競爭力。”陸啟洲開門見山地說。
  
  陸啟洲說,目前火力發電占國內發電裝機容量的80%左右;而火力發電成本中,70%為燃料成本。這幾年煤價一路高漲,致使火電嚴重虧損。“現在60萬千瓦的火電機組也開始虧損,而且產煤區的火電廠虧損更嚴重。我們一些電廠,賣電的錢還不夠買煤。”
  
  為了對沖風險,電力企業選擇了大規模向上游發展——進入煤炭行業,與煤炭企業重組,實施煤電一體化經營。中電投正是國內煤電一體化的“先鋒”。
  
  據陸啟洲介紹,中電投煤電一體化主要有三種模式。一是在煤炭基地控股開發煤炭和火電項目,比如在內蒙古東部,已形成煤炭產能5000萬噸,建成霍林河坑口電廠等一批煤電一體化項目;二是與煤炭企業開展戰略合作,比如中電投所屬上海電力[3.92-1.01%]與淮南礦業合作組建淮滬煤電公司,下面有田集電廠和丁集煤礦,實施煤電聯營;三是實施跨省、跨區域的煤電一體化發展,比如把蒙東區域的一部分煤炭運往遼寧、吉林的電廠。
  
  “我們實施煤電一體化的效果已經初步顯現出來了。比如我們蒙東區域,自2004年到2009年共實現利潤51.84億元,今年1至8月盈利17億元。今年上半年,我們的營業收入增幅、利潤總額等主要經營指標均位居五大發電集團前列。”陸啟洲說。
  
  “現在我們的煤炭自給率達到了30%,我們提出2015年達到50%,2020年爭取達到70%。實際上,達到50%就能發揮杠桿作用。”陸啟洲充滿信心地說,“預計到2015年,我們煤電一體化的效果能更充分地顯現出來。”
  
  煤電重組尚面臨四大困局
  
  國務院明確提出,鼓勵煤礦企業與電力等其他行業企業兼并重組。陸啟洲認為,推動煤電重組對改善我國資源行業的市場配置、實現協調可持續發展意義重大,但這種重組正面臨四大困局。
  
  首先是體制性困局。目前,我國煤炭資源和煤炭企業大部分屬地方政府控制,大型發電公司則多為央企。一些資源大省的地方政府,內心并不愿意推動煤電聯營。發電企業在一些煤炭富集省份兼并重組煤炭資源時,幾乎均被要求對煤炭實施一定比例的就地轉化;為此,發電企業不得不在當地投資建設煤化工、冶煉等項目。
  
  其次是價格困局。從經濟運行規律上講,電價本應該隨煤價波動而調整,但我國煤價與電價長期以來是割裂的。同時,一些煤炭大省樂于“抬高煤價,壓低電價”,因為高煤價對地方有利,低電價則是由中央“埋單”,且低電價有利于地方高耗能產業的發展。
  
  三是市場地位不對等的困局。市場化的煤價節節上漲,地方煤礦處于贏利高峰期;而電價受到嚴格管制,發電企業盈利狀況較差。電力行業與煤炭行業的盈利水平差距很大,致使雙方市場地位不對等,并已成為推動煤電產業兼并重組的一大障礙。比如,山西、河南、山東等地在對煤炭企業進行重組時,沒有一家提出讓央企發電集團參與進來。
  
  四是運輸通道困局。我國煤炭資源主要分布在華北、西北地區,消費市場主要集中在東南沿海發達地區。長期以來,我國電煤物流存在環節較多、管理粗放、效率低下、市場透明度低等問題,物流成本在電煤消費價格中所占比例偏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