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煤炭大省轉型享有哪些“特權”
發表時間:2019-07-03 20:18:31 作者:雕刻機

  綜改區方案出臺之后,除了輿論對山西享受到哪些“特權”的期待外,身處改革漩渦的過去數年為山西做出歷史貢獻的資源類企業也并不只是翹首以待,他們更關心的是在這場“”的戰役中,企業的轉型成本會有多大,他們又能否在這場變革中安然無恙。當然,他們也期待著地方政府能夠在轉型期大限度地給予他們土地、資金等各方面的優惠。
  
  “建國60年來,山西的總采煤達120億噸,用滿載煤炭的火車一列接著一列在地球上可以繞三圈。”這是山西省副省長牛仁亮日前在國新辦發布會上披露的數據。目前,這個昔日以煤為榮的大省正在迎接一場具有標本意義的轉型升級“硬仗”。
  
  資源型企業機遇與挑戰并存
  
  此前發改委批復的8個試驗區試點包括上海浦東新區、天津濱海新區、深圳市、武漢城市圈、湖南長株潭城市群、重慶市和成都市以及沈陽經濟區,主題包括統籌城鄉發展、“兩型”社會建設、新型工業化等,這是以“資源型經濟轉型”為主題設立的綜改試驗區。
  
  記者注意到,國家發改委副主任彭森在新聞發布會上尤其強調了山西傳統產業轉型與產業協調發展的重要性。他表示,陜西省存在著產業結構相對單一的問題,改革首先是要重點處理好傳統產業轉型和三次產業協調發展的關系,實現產業轉型升級。
  
  這也意味著,以煤、冶、焦、電為主導的傳統資源型企業到了不得不改變的時候。一位致力于能源經濟研究的業內人士告訴中國商報記者,山西以前的發展路子是“揚長避短”,而現在應該走一條“揚短避長”的路子,煤、鋼雖然是大頭,但現在不能按這個路子發展了。從長遠來看,綜改政策會給一些非煤與非礦企業帶去發展機遇。
  
  這位業內人士把綜改政策帶給山西的機遇形象地稱為“山西經濟大踏步發展的第二個春天來了”。事實上,如何擺脫對煤炭資源的過分依賴,一直是山西地方政府的目標。目前,山西四大傳統產業占到省內工業增加值的80%以上,煤炭更是占到其中的60%,形成了“一煤獨大”、“四柱擎天”的產業格局。如何科學調整產業布局,省政府的探索從未停止過。
  
  而國家發改委副主任彭森在發布會上的表述也著實讓地方政府對于產業轉型道路的探索找到了可靠的政策依據。他表示,山西省的試點是目前惟一一個覆蓋整個省域的“綜改區”,未來將緊緊圍繞“資源型經濟轉型”這個改革主題,探索地區產業優化升級、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以及資源型經濟轉型,實現綠色發展和可持續發展。
  
  事實上,綜改政策的終出臺源于這個能源大省治理生態欠賬的后時刻被提上日程。當地一位煤炭界人士向記者透露,當地一個焦化企業一年產生的利潤,如果不考慮環境污染,能占到總收入的近七成,而如果要上一套環保設施將占到其利益的三分之一多,在利益的唆使下生態被置之度外。而他同時表示,在綜改政策落地后,這些企業不得不節衣縮食了。
  
  “對山西大多數企業來說,這項改革意味著機遇、挑戰和壓力三者并存,尤其是給鋼鐵冶煉、煤礦等企業帶來了較大壓力,他們或者積極進行節能減排或者轉產,反正一定不能無所作為。而國有大礦在轉型發展中,其原有的強項也變成了弱項。”該人士如是表示。
  
  企業對綜改的期待
  
  記者注意到,山西本次將獲得更大權限的項目審批權以及在金融融資政策方面獲得更多便利,從而為山西企業發展解開“項目不足”、“融資困難”等兩大束縛,助力山西跨越式發展。
  
  作為平遙縣城一家煤炭企業的負責人,沈邵峰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并不擔憂。他告訴記者,自己一直在關注綜改區可能獲得的政策空間,目前已知的政策主要來自煤炭工業可持續發展、財政返還、煤層氣開采、舊有煤礦用地審批權等方面政策優惠。另外,山西還將獲得土地方面的審批優惠政策。“有了這些政策,即使企業面臨轉型的壓力也不會擔憂。”
  
  談到這些政策對企業的幫助,沈邵峰表示,類似他這樣的中小資源型民營企業期待的是實實在在能看得見好處的政策惠顧,而這樣的惠顧在此次綜改中能找到影子。比如在財政返還上,以前的政策空間相對比較狹窄,這給中小企業帶來的壓力非常大,再加上安全等等方面的隱性風險,讓不少小企業沒有途徑做大做強,有的甚至還沒有見天日就已倒下。
  
  期待各項措施細化
  
  “以往一眼可見的政策短板這次終于有了質的變化,這相當于給企業主吃了定心丸。”沈邵峰表示,“這些政策讓企業轉型發展的成本和風險被控制到了一定的區域內。以前的資源性企業轉型的成本非常高,有的甚至高到企業還沒有實現成功轉型就面臨資金斷裂的風險,企業根本不敢去嘗試。而現在不一樣了,有政策墊底,即使有一定的風險企業也敢于大膽嘗試。”
  
  事實上,沈邵峰對綜改表現出的信心并非毫無依據。與其他8個綜合配套改革試驗區相比,山西是惟一一個在全省域、、系統性進行的綜合配套改革試驗區,其優勢是,比其他試驗區的推進力度更大、更加有序、效率更高,定的目標更加長遠,其帶動作用更高。
  
  另外一位主營焦化企業的負責人耿為念在接受中國商報記者采訪時則表示,把關注點放在了中央將賦予山西“改革先行先試的試驗權”上。他告訴記者,政策給予山西的不僅僅是先行先試,目前全國其他綜合配套改革試驗區已有一些好的經驗、好的政策也能優先在山西進行移植和推廣。這大的好處是避免了政府和企業走彎路,浪費資金與資源。
  
  他還表示,山西目前已把“轉型試驗區”作為全省“十二五”規劃的重要內容,這表明了中央政府與地方政府對于此次改革的重視程度。他建議,山西省政府應該不斷細化金融、土地、財稅、投資等多方面的支撐措施,在了解企業的切實想法之后給予大力度的政策支持,各項措施逐步實施到位以后這些傳統的資源類企業一定會有更大的發展空間。
  
  值得一提的是,在山西轉型發展過程中,將獲得中央在能源重化工基地建設、產業結構調整政策等多個方面的政策和資金上的支持。其中,煤炭可持續發展基金中的30%將繼續用于企業轉產和資源城市轉型。按照山西160億元的煤炭可持續發展基金規模來算,未來將有超過50億元的資金繼續用于山西轉型發展。
  
  來源:中國商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