礦石機械天然氣價改 兩部制氣價或提上日程
發表時間:2019-06-01 18:07:21 作者:雕刻機

  導讀:我國為推進天然氣價格改革,將在2015年實現存量氣和增量氣價格并軌。對于天然氣價格改革,國內專家建議使用兩部制氣價,從而建立合理的輸配氣價和調價機制。
  
  采用天然氣發電的廣州大學城能源站5年來已累計發電32億千瓦時。
  
  天然氣價格改革近期又有了新的舉措。近日先后出臺的《能源發展戰略行動計劃(2014~2020年)》和《關于創新重點領域投融資機制鼓勵社會投資的指導意見》提出,進一步推進天然氣價格改革,2015年實現存量氣和增量氣價格并軌,逐步放開非居民用天然氣氣源價格,落實頁巖氣、煤層氣等非常規天然氣價格市場化政策。
  
  隨著民用氣價格今年在多地逐步走進“階梯模式”之后,未來如何使天然氣價格朝著更加市場化方向推進已為業界所期盼。
  
  交叉補貼問題凸顯
  
  雖然此前我國的天然氣價格機制經歷了數次改動,但受限于現行的行業體制,我國目前的天然氣價格形成機制仍存在較多問題。
  
  在11月27日由中國天然氣行業聯合會主辦的2014中國天然氣行業市場化運營與燃氣價格專業研討會上,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信息部內參處副處長景春梅表示,我國天然氣價格高不利于治霾減排。
  
  “目前的價格不利于天然氣使用的大面積推廣,而氣價改革結果也與天然氣發展目標出現背離,甚至出現了煤炭的‘被替代’。”而另一個被業內人士普遍關注的是較為嚴重的交叉補貼問題。據了解,我國的民用氣價一直遠低于工商業用氣價格。而居民生活用氣具有不均衡的特點,不足20%的居民家庭消費了40%左右的居民氣量,導致用氣量越大的用戶,享受的補貼越多,沒有體現公平負擔;另一方面,造成部分居民用戶過度消費天然氣。用氣量多的不足5%的居民家庭消費了近20%的居民氣量,特別是加大了冬季用氣高峰時調峰保供的壓力。而這一現象并不符合價值規律和國際通行做法。削弱了我國工業產品的競爭力,且不利于第三產業的發展。
  
  “如何處理交叉補貼問題是解決當前價格改革問題的關鍵。”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市場經濟研究所副所長鄧郁松在接受《中國電力報》記者采訪時說。
  
  此外,景春梅表示,我國目前也缺乏上下游價格聯動機制。價格分段管理,受制于價格法和聽證制度,天然氣上下游價格傳導不順暢,下游企業經營成本難以疏導,缺乏供氣積極性。“其實根源在于我國天然氣行業上中游一體化的經營體制,沒有形成有序的競爭格局,導致下游的議價能力弱。”
  
  企業缺乏儲氣設施建設動力
  
  而由于價格機制制約,我國儲氣設施的建設步伐也遠遠滯后于歐美國家。
  
  “價格沒有出現波動性,投入資金的話,增加了生產成本,又沒有贏利,企業當然不會有投資的積極性。”中國石油大學中國油氣產業研究中心主任董秀成表示。
  
  儲氣設施的建設滯后,又進一步削弱了我國天然氣調峰能力,用氣高峰季節經常出現的供應緊張問題自然難解。
  
  為了解決這一問題,今年4月,國家發展改革委出臺了《關于加快推進儲氣設施建設的指導意見》,其中明確提出出臺價格調節手段引導儲氣設施建設。“各級價格主管部門要進一步理順天然氣與可替代能源價格關系。推行非居民用戶季節性差價、可中斷氣價等政策,鼓勵用氣峰谷差大的地方實施,引導用戶削峰填谷。”同時也提出非居民用氣實行冬夏季的差別價格。
  
  這也符合歐美等國家的定價原則。
  
  “這方面,我們還缺乏激勵性的價格政策,特別是缺乏對調峰、儲氣以及天然氣分布式能源的價格支持政策。”景春梅說。
  
  據了解,目前,我國尚沒有完全建立天然氣的儲備體系,只有部分以調峰為目的的儲氣庫。
  
  監管工作亟待完善
  
  “推進天然氣價格改革,我們可以參考一些國家的成熟經驗。從全產業鏈推動天然氣價格改革。”對于未來天然氣價格改革的方向,景春梅建議,應放開上游勘探、開發、生產領域的市場準入,以及在儲氣、接收站、管網等基礎設施建設、投資、運營等領域吸引各類資本進入。“同時,逐步推動管網獨立,穩妥推進城市天然氣經營許可制度,開放城市天然氣市場,建立多元化的投融資體制。”此外,景春梅還建議,應實施兩部制氣價,建立合理的輸配氣價和調價機制,形成天然氣上下游價格聯動機制,并不斷矯正交叉補貼問題,理順終端用戶價格,加快天然氣現貨和期貨交易市場建設。
  
  此次出臺的《關于創新重點領域投融資機制鼓勵社會投資的指導意見》已明確提出了“進一步推進天然氣價格改革,2015年實現存量氣和增量氣價格并軌,逐步放開非居民用天然氣氣源價格,落實頁巖氣、煤層氣等非常規天然氣價格市場化政策。盡快出臺天然氣管道運輸價格政策。”社會資本也將有更多的機會參與到天然氣行業的發展中。
  
  除了解決以上問題外,一些專家也建議,我國應建立起統一的監管機構,充實監管力量,以保障天然氣行業的健康發展。
  
北京pk10开奖记录  “如果天然氣行業真正的的實現市場化,對政府的監管將會提出更高的要求,目前的監管還需要進一步的完善。”鄧郁松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