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錫環保案件實行“三審合一”集中管理
發表時間:2019-10-03 16:49:02 作者:雕刻機

  近年來,生態文明建設逐漸被拉到了國家高度上。昨天,記者從無錫市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無錫中院”)獲悉,無錫中院在轄區內已經開始實行環保審判案件“三審合一”集中管理,濱湖區人民法院、錫山區人民法院、江陰市人民法院、宜興市人民法院分別設立環保審判合議庭,集中審理全市環保案件。

  集中審判工作有助整合資源

  “目前,無錫有濱湖區人民法院、錫山區人民法院、江陰市人民法院、宜興市人民法院四家法院設立環保審判合議庭,全市其它轄區內的環境民事、刑事、行政、環保職能行政機關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及其他涉資源環境保護的案件一律由上述對應的四家基層法院受理、審理和執行。”無錫中院環境保護審判庭副庭長周科向記者介紹。

  其實早在2008年4月,無錫中院就正式組建環境保護審判庭,并在鄰近太湖、長江、大運河的江陰市、宜興市、濱湖區、錫山區、惠山區五個基層法院成立環境保護審判合議庭,并于同年5月6日正式掛牌,集中審理環境案件,無錫是全國第二家開始設立專門的環保庭的城市。之后,無錫中院又結合無錫市環保案件集中審判試點工作運行分布不平衡的實際情況,決定自2014年1月1日起在轄區內實行環保審判案件“三審合一”集中管理,并將試點減為4個法院。

  現在,濱湖區法院環保合議庭管轄區域及受案范圍為該院本轄區和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南長區、北塘區涉環保的各類案件;錫山區法院管轄區域及受案范圍為該院本轄區和惠山區、崇安區涉環保的各類案件;江陰市法院、宜興市法院管轄區域及受案范圍為該院轄區涉環保的各類案件。

  “從近幾年的司法統計數據看,資源環境案件數量相對較少,過少的案件數不利于積累經驗,統一標準和提升審判能力,為此,選擇幾家審判力量較強、案件數量較多、具有一定相關審判經驗的基層法院,來承擔此類案件的集中審判工作,可以幫助整合審判資源。”另一名相關負責人說。

  不僅是賠償,還要助恢復

  “按照原來的審理方式,每個法院各自審理各自轄區內的案件,非常散亂,而且資源環境類案件復雜而且專業性強,相互獨立的行政、刑事和民事審判程序之間會產生不協調,直接影響資源環境案件裁判的公正和效率。”周科舉例說,去年無錫某景區在建設動植物園和歡樂園的時候,在未經批準和辦理相關手續的情況下,改變林地用途建造觀光電梯連接兩處景點,被中華環保聯合會訴至濱湖法院一案,最后被判通過“異地補植”的方式來彌補,在全國首開生態損害賠償方式的先河。

  “如果按照正常的刑事案件或者民事案件來審,無非就是罰些錢就了事了,對恢復已經破壞的生態環境幫助不大。而環保審判庭則結合了民事、刑事、行政審判三大審判職能,可以對環保案件進行集中審理,以環境保護優先來判案,更有利于促進環保事業。”周科說,種植完以后,法院還會及時跟進,對樹苗是否健康成長進行后期護理,并不是種完就撒手。

  非訴行政類案件占比大

  據調查,2008年至2013年,無錫全市兩級人民法院共審理資源環境類案件976起,其中非訴行政案件占了86.68%,而民事、刑事、行政案件只占到12.9%。僅2013年,無錫全市兩級人民法院共審理資源環境類案件116個,其中非訴行政案件也達到了72.41%。

  “也就是說,有近九成環保案件是在有執行內容,但是被執行人在不履行的前提下,行政機關向人民法院提出執行申請,由人民法院采取強制執行措施。很少有個人、組織或者單位因為環境問題起訴,老百姓遇到資源環境類案件,像噪音、水污染等,通常首先想到的則是去相應的行政機關協商,而不是來法院起訴,因此民事、刑事、行政案件占比非常少。”周科指出。

  案件審理取證難、鑒定難

  “在這5年的經驗積累中,無錫的法院也是在摸索著前進,在辦案過程中也會遇到不少阻礙,審判人員少、取證難、鑒定難是目前環保審判庭面臨的最大挑戰。”周科告訴記者,每個法院的環保審判庭人員都是從其他庭抽出來的,不僅要辦此類案件,還要兼顧其他民事、刑事、行政案件,因此人員很緊張。

  “而取證時,又會有很多困難。比如大氣污染,風一吹就會散掉,根本無從取證,而且有可能這些污染物是從其他城市飄過來的,又很難立案,還有比如跨境排污,其他地方的船開到無錫的河里排完污就走了,如果沒有周圍的市民發現并及時起訴,就很難調查取證。而行政機關沒有執法權,即便了解到此類情況,也無法進行處置。”周科說,而鑒定難主要發生在立案后,之前錫山法院有工廠倒廢液被查獲幾十個桶,法院在后期進行檢驗時,每個桶都要取一小瓶樣本進行檢測,這每一瓶的檢測費用就達到一萬元錢,“有多少桶,就得取多少瓶小樣,成本非常高,法院很難負擔得起,使得案件很難進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