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能適應環保要求 誰就會勝利
發表時間:2019-10-05 23:53:31 作者:雕刻機

即便是在市場最低迷的情況下,寶鋼依舊能夠貢獻中國鋼鐵行業一半以上的利潤。這是中國盈利能力最強的鋼鐵公司,也是中國的現代化企業管理模式最成熟的央企。

但這樣一家公司,依舊為中國鋼鐵行業的生存環境感到擔憂。3月11日,經濟觀察報專訪了全國人大代表、寶鋼集團總經理何文波。這位留著光頭的中國鋼鐵俠,在兩會休息間隙,會躲在房間里仔細研究下屬給他報上來的鋼鐵信息,接受專訪時,隨和近人,完全沒有另外一家鋼鐵央企老總身上的那種目空一切的霸氣。只有當談到行業困局時,他才會顯示出來自寶鋼的銳利和自信。

中國鋼鐵業為什么這么無能?這是一個很多人問過何文波的問題。在何文波看來,中國鋼鐵行業面臨的困難涉及從礦價高企、產能過剩到企業機制等方方面面,棘手而復雜。而新的挑戰則是正在加強的環保標準,他說,“誰能適應環保要求,誰就會勝利”。

關鍵是加強集中度

經濟觀察報:如何看待中國的鐵礦石難題?現在鋼鐵行業這么慘淡,但礦山一樣掙錢。

何文波:現在鐵礦石市場也是千變萬化。從中國鋼鐵業來說,鐵礦石本身是我們最受傷的,我們也一直在總結,中國鋼鐵業現在為什么這么慘淡。首先是鋼鐵業自己的原因,就是大家所說的產能過剩。10億噸的產能,產量7.8億噸,過剩從比例上其實不是非常高。但是由于中國基數太大,10億噸產能的利用率只有78%,那就過剩了兩億多噸,顯然這個市場是不正常的。

如果在一些發達國家,像歐洲、日本,甚至接近80%的利用率都不算低,但是中國不是。無論如何,這都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解決起來非常困難,起碼要有個十年、八年的時間。去產能化的過程,受各種因素、動力影響,現在動力不足,要有人愿意去這樣做。

第二個是跨行業問題。鋼鐵業和潛在的資源鐵礦業還有政府的關系,多年來一直很不正常。其實現在表面上是市場化的,要跟礦山談這個問題,礦山往往會說,市場決定價格。但是事實上,鋼鐵是高度分散,尤其是中國,鐵礦卻是高度集中。看起來,現在鐵礦石是有公開的市場,但是公開市場背后都完全是受控制的。市場這邊是由誰控制,很清楚。

經濟觀察報:政府一直在提要轉變經濟發展方式,化解過剩產能。鋼鐵行業歷來也是化解過剩產能的重點,為何這一問題一直得不到改觀?

何文波:經常有人問我說,你們鋼鐵業為什么會這么無能?我也覺得不好意思,也沒有什么辦法。其實辦法最關鍵就是加強集中度,如果集中度高了,就不是這樣的結果。但是提高中國鋼鐵行業集中度問題又有很多基礎的東西要解決。現在鋼鐵行業要進行改革,改革以后大家投資更加理性,惡性競爭會有所收斂,損失的是自己的東西,市場更公平。

現在,如果按照政府的意思去搞,肯定是有問題的,市場的力量一定要加強,而市場力量的加強一定要有好的市場機制。這種市場機制沒有的話,一方面有些不公平,有些企業就會亂投資。

還有就是企業本身的制約機制和激勵機制不到位。以國有企業為代表,再虧損也不怕,存在所謂的一些“不死鳥”。這些國有企業背后往往還有一百個理由,像社會責任、員工就業吃飯、穩定等等。

總的來看呢,集中度的問題要解決,不解決的話,鋼鐵業本身就不健康。在整個國際產業鏈分工中,利益格局分配就屬于任人宰割這樣的角色。其實有人說過這句話很形象,我也不能否認。在中國這個亂象下,鐵礦石一分錢不要,可能鋼鐵業還是虧損的,因為互相傾軋。但畢竟現在鐵礦石價格還是有問題,所以第一個是行業內問題,第二個是行業跨產業鏈的問題,利益不公,大部分利益被鐵礦石行業拿去了。

中國該怎么樣使鋼鐵的原料,鐵礦石的交易能夠更加正常化,這在探索,大家都比較關注。下一步還是需要看整個鋼鐵業的運行狀況。這幾天,鐵礦石下降的很厲害,跌停什么的。其實這種預期是對鋼鐵業的預期,對鋼鐵業的預期很不好,下一步比較擔心前景。

環保壓力大是社會問題

經濟觀察報:新政府對環保的要求越來越高,鋼鐵行業首當其沖。你如何看到鋼鐵行業面臨的環保壓力?

何文波:環保問題壓力大,這個不屬于行業問題,也不是跨行問題,是社會問題。但是這個追求進步,追求社會的進步,鋼鐵業必須適應。誰適應的早,誰就是勝利者。

經濟觀察報:鐵礦石交易方式也在發生改變,有人說,鐵礦石定價機制將可能重回長協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