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受重視 帶來生物質發電發展契機
發表時間:2019-10-07 08:57:01 作者:雕刻機

  今年兩會,全國工商聯將提交一份《關于培育高效秸稈收集運輸行業的提案》。霧霾帶來了人們對環保的重視,也帶來了生物質發電行業發展的新契機。但是擺在面前的燃料收集、發電成本以及人才戰略等都是生物質發電行業向前發展繞不開的三道坎。
  
  燃料收集困難
  
  今年兩會,全國工商聯將提交一份《關于培育高效秸稈收集運輸行業的提案》,提案指出,免除生物質原料收儲運行業的增值稅;給予最后兩公里運輸補貼;解決秸稈存儲場地的問題;開通綠色運輸通道,免除秸稈捆和手機設備高速公路通行費,從而降低生物質原料收集和運輸成本。
  
  在2013年底地方兩會期間,長青集團董事長何啟強就建議黑龍江加快扶持秸稈發電。一是規模收集體系尚未形成,收集率太低。由于收集時間短、收集手段落后、收集成本高,秸稈的收集率不足30%,大部分被農民在田里直接燒掉。這也造成了環境污染。二是生物質資源的儲存運輸成本較高。因收集率低,收集半徑加大,而秸稈及稻殼等比重小、體積大,加上沿途的罰款導致運輸成本居高不下。且受農作物種植一季的限制,企業必須有半年以上的儲存量,增加了損耗和場地、管理等費用。
  
  其實,關于生物質發電的發展瓶頸之一就是燃料收集困難。
  
  有公開報道顯示,東北電力設計院總工程師劉鋼對于收購半徑進行過專門的研究。他之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根據他對長春地區秸稈發電廠數據的分析,他得出的結論是,秸稈發電廠的燃料收集半徑對其經濟性有較大影響。收集半徑越大,運輸費用越高,電廠的燃料成本也相應增大,利潤也就越低。經計算,燃料收集半徑由30公里增加到50公里時,秸稈發電廠的盈利能力降低20%~30%。
  
  基于以上分析,劉鋼建議,秸稈發電廠的燃料收集半徑以不大于50公里為宜。
  
  但是,實際上,“由于規劃等原因,很多電廠的燃料收購半徑已經遠遠大于50公里,有的甚至達到了100公里。”長青集團生物質能事業部楊勇亮表示。
  
  “有電價優勢,有發展規模。大家看到了更多的希望。”在第四屆生物質發電發展論壇上,深耕事生物質能源行業的成都新威能源有限公司總經理施維樂這樣對說,“但是,這兩年,整個行業的發展不是很理想,按照當時的測算,在理想狀態下時候是很有利潤空間,但是如果半徑超出50公里,電廠的利潤肯定是要下滑甚至虧損。”
  
  對于如何低成本的收集秸稈的問題,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研究員沈驥如在《從凱迪電力的轉型,看生物質發電的意義和前景》一文中如是表示:由于秸稈散布在廣闊的農田中,秸稈的收集和運輸就有一個效率和成本的問題了,國家已經考慮到這個問題,規定每個縣或100公里半徑范圍的區域內,不得重復布置生物質發電廠。我認為這個面積還是大了,恐怕應該縮小到半徑50公里。
  
  山東電力工程咨詢院有限公司高級工程師蓋東飛也對表達了同樣的觀點。
  
  逃不開的“七毛五”
  
  3月2日,中國節能環保集團公司董事長王小康公開表示,建議生物質電價由0.75元/度提高至0.95元/千瓦時。原因是“現行的0.75元/千瓦時的生物質電價仍太低,0.95元比較合理。”
  
  “為了什么,還不是那七毛五?!”四川佰能生物發電有限公司董事長劉文武、山東滕州富源熱電公司二期指揮部主任宋德江同時對表示。
  
  為什么行業前景不好,大家都還在執著的堅持?每次聽到業內提到生物質發電“不好干”、“賠錢”的時候,最終得到的就是這個答案。
  
  然而,就是這剛剛執行了4年的0.75元(含稅)上網電價,在地價、財務成本、物價、人力等綜合費用增長的幾年,已經遠低于生物質電廠本身的發電成本。
  
  采訪中,更多的人覺得每千瓦時電提高至1元錢比較合理,因為生物質發電承擔的不僅僅是簡單的發電,還有更多的農林秸稈的處理,即環保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