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訴訟:困局如何破
發表時間:2019-10-07 11:00:46 作者:雕刻機

我國的公益環境訴訟目前處在剛剛起步的階段,關鍵在于做好相關法律法規的建設。有了新的法律規定和授權,各方依法盡責的法律秩序就會形成,環境污染將會得到遏制,環境質量將會得到改善,公民、社會和政府的緊張關系也會得到緩解,和諧的人與自然的關系才能形成。

近日,一則石家莊市民因霧霾狀告環保局索賠1萬元的消息引發熱議,也引起多家媒體的關注。

“這是公眾開始以法律武器維護呼吸新鮮空氣的權利。”有人評價。

據報道,這是全國首例公民個人因空氣污染向政府部門提起損害賠償請求的環保公益訴訟案。環保公益訴訟也再次引發國人的關注。

“公益訴訟在我國也不能說是剛開始,環保方面公益訴訟的零星案例早在五六年前就有了,只是在制度上還不成熟。”日前,作為專門研究公益訴訟的法律專家,環保部環境與經濟政策研究中心高級工程師王彬在接受《中國科學報》記者采訪時表示。

訴訟主體不明確 政策不統一

這則新聞的獨特之處還在于它是“個人狀告”。

但王彬表示:“個人提起公益訴訟,現在在法律上尚無明確依據。”

對于公益訴訟,民訴法第55條規定:“對污染環境、侵害眾多消費者合法權益等損害社會公共利益的行為,法律規定的機關和有關組織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律師丁金坤近日在其博客中也坦言:迄今為止,并沒有一部法律明確了這個有權利提起訴訟的“機關和有關組織”。

相關的環保法正在修訂中,已出第三次修訂稿,丁金坤指出,從整個立法思路來看,首先是排除公民個人起訴,其次是排除民間組織起訴,最后是鎖定官方組織為訴訟主體。

“現在的困境就是在法律上規定不具體,就一個條文,一句話,比較籠統。”王彬對《中國科學報》記者解釋說,環境公益訴訟還沒有形成可操作的法律制度,具體能否提起公益訴訟主要看法院對司法政策的掌握,而且各地極不統一,除少數地方外對公益訴訟多持消極觀望態度。2013年新《民事訴訟法》實施后,中華環保聯合會依據該法關于環境公益訴訟條款的規定,全年共開展了8起環境公益訴訟,但法院均以原告主體不適格為由未予立案。發布的《環境保護法》相關草案,也還沒有允許個人去進行環保公益訴訟。由此可以感受到公益訴訟目前在我國的現狀和困境。

環保部門沒資格當被告

李貴欣狀告環保局的理由是,霧霾不是自然災害,這是一個污染事件,環保局有責任治理好。對個人來說,不僅是健康受到威脅,經濟也遭受損失。“損害已經發生,施害一方卻無法確認,我就必須得找它的管理部門———環保局。”

“我覺得這位河北居民告錯了,他應該狀告的不是環保局,而是地方政府。”王彬表示。

環保部門就是一個監管部門,王彬解釋,成為被告的前提是能夠獨立承擔責任,但是環境監管體制不獨立、不統一。例如沒有建立政策環評制度,無法對政府影響環境質量的經濟發展決策依法監督,規劃產業結構和能源結構。決定建多少工廠,路怎么修,不是環保局能決定的,實際是政府說了算的,環保部門的職責主要就是善后,比如哪個廠該不該關?哪個路可以跑多少車?

“李貴欣的愿望是好的,想引起大家對霧霾治理的關注,但不一定被法院接受。而如果他能搜集更多數據和事實,讓大家了解到政府在哪些方面不作為,這樣才會使得這件事的意義和力度更大一些。”王彬評價。

推進公眾監督

“將會喚醒公民的權利意識,促進職能部門的工作改進,促進社會的進步。”很多人對于這起公益訴訟高度評價。

“公益訴訟現在只是出現一些個案,形成制度要靠法律、體制去完善。”王彬表示。

要從法律上完善公益訴訟,王彬認為關鍵是明確誰可以打官司,民事公益訴訟的口子應該開得大一些,行政公益訴訟也要放開,訴訟主體可以是任何組織,也可以是任何個人。

“公益訴訟肯定會對環保起作用。”王彬認為,環境污染是人人都能感受到的,如果允許環境公益訴訟的口子開得比較大,個人允許打官司,社會監督力量就會更強大。因為具體污染案件,由于地方保護主義等原因,一個污染問題解決起來,不是那么有力的,往往會拖延好多年。

在美國,環境執法監管力量很強,對大型企業,環保局可能會派駐一個專門人員去企業。在中國,這樣的情況很難出現。現在受權利和編制所限,環保部門也是無能為力。

同時在美國對企業污染行為的懲罰會很嚴厲,如果不糾正,會連續懲罰,一直罰下去。而在我國的國家立法中,還沒有這種制度,靠環保部門執法,罰一回,企業偷排漏排一次,違法一次,就把成本撈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