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放改革紅利環保怎么獲益?
發表時間:2019-10-08 19:54:04 作者:雕刻機

  改革,箭在弦上。

  “改革”一詞不僅頻頻出現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當中,而且作為主基調貫穿于兩會期間。可以預期,改革將成為政府工作的首要任務。

  改革,意在去舊革新。對于環境保護而言,“舊”蘊含著不當經濟社會發展所付出的代價,“新”則旨在從改革中獲得更多的制度紅利。

  ■ 可以預期的改革紅利有哪些?

  縱觀幾十年來社會的快速發展,無論是在政治、經濟、文化等各個方面,作為社會個體,我們享受到了由社會發展所帶來種種紅利,生活水平在不斷提高。但就我們的生態環境而言,卻并沒有獲得多少由發展所帶來的紅利,相反,卻因此付出了許多沉重的代價。

  在頻頻出現的環境事件面前,單一的經濟增長考核指標蒼白無力。數據顯示,我國已是世界上能源、鋼鐵、水泥等消耗量最大的國家。2013年,全國能源消費總量37.5億噸標準煤;十大流域的704個水質監測斷面中,劣Ⅴ類水質斷面占8.9%……污染物質流入河流,重金屬集聚土壤,顆粒物飄于空中……發展面前,人們賴以生存的環境正在遭受著前所未有的沖擊。

  嚴峻的環境形勢面前,環境保護需要通過改革尋找紅利。屆時,環境將不僅僅是經濟增長的貢獻者,同時,環境質量和自然資本也將成為中國經濟增長的獲益者。

  具體而言,環保可以預期的改革紅利,究竟有哪些?

  最高法院中國應用法學研究所所長、最高法院環境司法研究中心主任孫佑海認為主要包括3個方面:“一是生態環保的管理體制科學合理,順暢高效;二是改革后生態環保工作得到更多的人、財、物和科技支持;三是經過改革,真正實現環境狀況好轉的目標,不僅數據好看,而且廣大人民能夠真切地感受到天變藍了,水變清了,可以吃上放心的食品,喝上清潔的水。”

  有類似預期的,還有北京大學環境與經濟研究所所長、北京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學院教授張世秋。她認為,如果中國的改革路徑設置合理并能有效落實,除了可以扭轉目前環境質量惡化的趨勢外,還有望讓自然資本存量有所恢復或增加的趨勢。“這也將意味著民族長期發展的自然基礎會得以保留,同時也意味著我們的生態服務流會得到持續不斷的提供。”

  “有效的改革,將有助于環境治理的結構和方式發生改變。” 張世秋認為,這些變革將體現為:環境善治理念的落實以及體現綜合環境——社會績效的制度安排和政策措施、從源頭到末端的全過程管理方式、政府和企業以及公眾的良性活動關系的構建。

  ■ 哪些方面需要優先調整?

  有了預期的目標,接下來便需要著手進行努力。那么,努力的方向在哪里?

  當前,我國的環境保護已經發展到了一個嶄新的階段,不能僅停留在針對一項具體的政策手段來進行改進,而是需要在政治結構、治理模式、管理理念、政策措施、法律手段,包括民眾的消費行為在內的方方面面做出適時調整。

  制度體系必須盡快完善

  用生態文明的理念來看環境問題,其本質是經濟結構、生產方式和消費模式問題。當前,我們需要從宏觀戰略層面切入,搞好頂層設計,從生產、流通、分配、消費的全過程入手,制定和完善環境經濟政策,形成激勵與約束并舉的環境保護長效機制。

  在制度體系建立方面,孫佑海提出了他的看法:“我們必須建立系統完整的生態文明制度體系,實行最嚴格的源頭保護制度、損害賠償制度、責任追究制度,完善環境治理和生態修復制度,用制度來保護生態環境。”

  但是目前現有法律體系與生態文明建設要求還存在較大差距,生態文明建設的體制尚未理順,體現生態文明的政績評價考核機制還未形成,對企業不履行社會責任、政府不履行監管責任等不作為行為的監督機制薄弱,市場經濟手段運用不足,生態文明建設的社會行動機制也需要完善。這些,我們又該如何應對?

  孫佑海給出了他的看法,他認為可以具體從3個方面著手應對:首先是源頭嚴防,涉及7項制度。包括健全自然資源資產產權制度、健全國家自然資源資產管理體制、完善自然資源監管體制、實施主體功能區制度、建立空間規劃體系、落實全部國土空間的用途管制制度、建立國家公園管理制度。

  “其次是要過程嚴管,這里涉及5項制度。包括實行資源有償使用制度、實行生態補償制度、建立資源環境承載能力監測預警機制、完善污染物排放許可制和實行企事業單位污染物排放總量控制制度。”孫佑海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