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控精雕機電商創業困境:草根你玩不起
發表時間:2019-06-25 10:36:28 作者:雕刻機
  “我在幾個電商平臺都開了店,平均毛利潤40%左右。但扣除人工、房租等費用以后,剩下的錢幾乎都投給了電商平臺做推廣。”來自北京的網商小余說,“不做推廣沒錢賺,做了推廣也沒錢賺,我們陷入了一個困局”。
  《經濟參考報》記者在四川、山東、吉林、浙江等地調研發現,“生意好做錢難賺”使不少中小網商越來越頭疼,推廣費成為影響收益的重要成本。不少受訪網商坦言,網店的“推廣支出”已經達到甚至超過銷售額的20%。
  不少中小網商表示,“三難”困境———融資難、創新難和盈利難———就像分流器,讓電商從“草根游戲”變成有錢有渠道的人才能玩的“高富帥競賽”,普通創業者想成功的概率已經越來越低了。
  新業態遭遇“老”管理
  “郵政部門叫停我的依據是不符合《郵政法》相關規定,具體來說就是沒有獲得從業資格證的快遞員和倉儲中轉場地。”謝勤無奈地說,“如果我改了,就又變成了一家傳統快遞公司,創新還有什么意義?”
  在幾家大型電商平臺都開了網店經營服裝生意的紹興企業主陳先生,原先是做傳統紡織品生產出口的。近幾年外貿形勢不好,他和幾個生意伙伴一起投資做起了服裝網銷的生意。在傳統紡織品生產銷售領域,陳先生坦言:“雖然企業做到年銷售額上億,但利潤平均不到5個點,過去幾年主要靠出口退稅政策,以及偷漏稅的方式勉強活著,再也不想這樣搞企業了”。
  他滿懷希望投入了電商領域,在今年上半年,公司銷售800萬元,毛利率60%高達左右。但他另外算了一筆支出賬:網絡廣告投入30%,電商平臺銷售扣點5%,人員及運作費用40%,以至于不僅沒有純利潤,網絡銷售還處于虧損中。
  “開發新客戶成本太大了,我們現在就利用微信等新媒體做推廣及老客戶分享返利活動,爭取把老客戶維護經營成粉絲,節約出來的成本爭取變成利潤。”陳先生說。
  《經濟參考報》記者在北京見到來自四川成都的電商創業者謝勤時,他正在不停打電話托人“找門路”拜訪相關部門負責人。
  謝勤是四川創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其公司開發的“人人快遞”手機A PP在上線,注冊用戶通過順路捎帶快件,就能得到10元到40元不等的報酬。1年多時間,這款應用便獲得了超過500萬注冊用戶,但此后卻在武漢、洛陽、上海等地被郵政部門“叫停”。
  忙著在成都、北京、上海等地找相關部門匯報溝通的謝勤說,他是長期從事物流研究的專業人士,幾年前自己拿出3000多萬元投入“人人快遞”軟件的研發。
  “郵政部門叫停我的依據是不符合《郵政法》相關規定,具體來說就是沒有獲得從業資格證的快遞員和倉儲中轉場地。”他無奈地說,“如果我改了,就又變成了一家傳統快遞公司,創新還有什么意義?”
  中國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書長姜奇平表示,新業態、新產業來勢洶洶,傳統監管模式遭遇挑戰,而新的管理模式和行業秩序又沒有方向,這是當前互聯網產業與傳統行業、監管部門矛盾爆發的核心所在。
  “電商創新的底線是不能做危害公共安全、擾亂經濟秩序的業務,人人快遞目前沒有這種業務,政府應該創造更寬容的環境對待這種創新。”成都市物流處處長張弛說。
  謝勤也認為,自己的公司本質上是一家電商平臺,不該由郵政部門管。但他表示,對有關部門的處置決定,企業也只能一城一地地談,“總之不輕易打官司,還是努力以匯報溝通為主”,這名充滿著創新精神的年輕企業家自嘲說,“喬布斯也不是誰都想當就能當的。”
  在采訪中,一些中小網商依靠較為出色的營銷增長額拿到了風險投資,但更多的企業仍然對融資“有需求、沒辦法”。
  “做網商2年多下來,已經燒了2千多萬,都是幾個個人股東投的。”網商陳先生無不憂慮地說,“互聯網公司都是輕資產,沒有抵押物,銀行不肯貸款。我們也不知道這次轉型還能挺多久。”
  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采訪的10多位中小網商紛紛表示,“靠銀行貸款是條死路”,他們大部分寄希望于引進風投資本,但成功者極少。
  網商小余近期拿到了一筆50萬元的投資,但等待他的是較為痛苦的股份再分配。不少中小網商表示,如果拿不到銀行貸款,就只能拿原始股給各類投資人進行融資,遇到好的投資人不干涉企業經營還好辦,就怕一些愿意出錢但又“難纏”的投資人。
  “不僅每天打幾十個電話來問你的各種經營情況,還設置苛刻的二輪、三輪融資條件,對企業來說也是不可承受之重。”一位中小網商說。
  規模小缺乏話語權
  專家認為,我國電商行業經過了前期的規模快速增長,逐漸進入行業整合優化階段,不管是競爭規則還是產業鏈生態,都需要探尋規范的邊界,打造雙贏的市場環境。
  一些網商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作為電子商務的服務供應方,大電商逐漸占據了電商“生態鏈”頂端,中小網商在這個生態鏈上卻缺乏話語權。
  目前,大型電商平臺主要收入,來自于針對商戶的在線推廣服務,交易傭金以及在線服務的服務費用等。
  唯品會總部設在廣州,是一家專門做特賣的電子商務網站。唯品會2012年3月在美國紐交所上市,到今年第二季度已經連續七個季度持續盈利,凈利潤率從去年同期的2.6%增長至3.2%。凈利潤水平超過了許多傳統商貿企業。在短短不到6年的時間,唯品會已穩坐華南B2C電商頭把交椅,市值甚至一度沖破100億美元。
  有百貨業人士分析說,唯品會就是名牌商品在網上的折扣店,專門做那些在百貨商店已打出知名度的品牌商品,“正品”、“打折”是唯品會的最大“賣點”,這也使百貨商場的專賣店成了唯品會的“試衣間”。
  事實上,唯品會的成功并非如此簡單,唯品會高級副總裁唐倚智認為,唯品會的核心競爭能力不在于流量、低價,而是買手團隊、品牌資源、供應商關系、復雜的庫存管理模式以及用戶忠誠度等。比如,唯品會建立了一支600多人的買手隊伍,其中很多出身自時尚雜志編輯、百貨行業買手,知道消費者喜歡什么。
  “倉儲與物流配送也是唯品會發展的一個關鍵。”唐倚智表示,今年以來,唯品會持續發力,倉庫從租變成了買地建倉,目前已在昆山、簡陽、天津、肇慶、武漢,西安,等都在自建物流園。經過物流的整合,唯品會的物流費用大大降低,剛上市時物流費用率占銷售額的18至20%,近期已降到10.6%。
  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認為,“電商平臺依靠規模大而‘坐著收錢’的方式不可取,必須培養特色有競爭力的能力,更好服務網商和老百姓。”
  生態系統亟待歸于合理
  有觀點認為,我國電商經過10年快速發展,已經到了需要政策引導發展、立法跟進規范的時期,進一步發揮其帶動流通業大變革的正向推動力。
  一些中小網商認為,政府應做好“加減法”,從幫助提高網商服務水平、增加融資渠道等層面出臺引導政策和實施細則,構建良性競爭環境。
  還有業內人士建議,立法須跟進規范。已列入計劃的電子商務法規應盡快出臺,對網店的商事主體法律地位予以明確,其作為虛擬資產對應的資產證明、買賣、贈予過戶的合法手續予以明確。
  四川省商務廳電子商務與信息化辦公室主任蘇代林認為,當前,對電子商務的進一步發展既要“放水養魚”,也要“規范發展”。
  一些業內人士表示,當前如何規范電商產業鏈納稅是一個焦點問題。“稅收監管是個漏洞。整體來看電商怎么交稅,相關職能部門還缺乏研究。”唐倚智等人建議,應建立審核制度,任何一個交易平臺都要對網店承擔責任,進入平臺的網商要對他的工商執照、稅務登記證等去審核,每個小網店都有稅務登記證,這樣就把事情管起來了。
  浙江巴魯特服飾有限公司總經理呂勇認為,作為中小網商,自身應該產品定位精確,具有行業前瞻性,吻合未來發展需求,用心維護好每一個老客戶,做好自己的產品質量;而政府要正確引導方向,并給予相應的激勵政策和資金扶持。作為電子商務的大型平臺,各大電商要控制好賣家的數量、品質等要素資源,不要給消費者留下網上只有低價、庫存產品的壞印象,打造合理的生態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