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雕刻機從政當斷絕“等價交換”的念想
發表時間:2019-06-25 10:36:39 作者:雕刻機
  為官從政,學點經濟學,有好處;濫用經濟學,很危險。
  “堅決防止市場交換原則滲透到黨內政治生活中來,絕不搞權力尋租、權錢交易”——日前,在中央黨校秋季開學典禮上,中央領導同志語重心長。此言并非憑空泛指,實有深意在其中。
  啥是市場交換原則?“等價交換”是也。市場經濟通行的“一分錢一分貨”,到了政治領域卻寸步難行。官商勾結、賣官鬻爵,放到任何國家,都登不上臺面,為法所禁。但別以為官帽不能買賣的道理,人人皆遵行。莫說貪官污吏們,現實中一些人“為官不易”的牢騷話、“為官不為”的消極狀態,與此也大有干系。
  有人一朝權在手,筆桿一動,黃金萬兩,是權就換錢。也有人時常會嘀咕,當官這么辛苦,些許薪水勉強養家,多少拿點倒也對得起付出。再說,八項規定卡得那么死,回報根本不成比例,可叫人怎么活?要把“等價交換”的歪念頭扭過來,還得較較真,劃清楚公與私、權力與權利的分界線。
  官與商,一“等價”,市場便成名利場。有煤老板向官員奉上400萬元,后者斷然拒絕,卻又詢問起企業的盈利狀況,老板幡然醒悟,第二天再遞千萬,終于成功。砸錢,狠命地砸錢,買斷官員的前程,資本失聰了不成?好端端血汗錢不投實業,豪賭官員的未來,看好的不還是有朝一日投桃報李嗎?常見的路數,無非經營的霸道,采礦權的私授,安全門檻的降低,說白了,上邊有人罩著,生意朝著“吃獨食”的方向奔,于是非法開采、礦難頻仍、產能過剩,也就不足為奇了。
  官與官,一“等價”,官場便成生意場。山西官場地震,呂梁是重災區,三任黨政一把手前赴后繼倒在“買官”上。羊毛只能出在羊身上,一層剝一層,“等價交換”的玩法,最終還得壓給企業和社會,這是對市場經濟的蹂躪,更是對政治生態的墨染、對社會風氣的污化。果真擺開官帽一頂頂,待價而沽,“能者上、庸者下”的良性競爭哪還有?人人都琢磨怎么撈、怎么送,誰還干事創業、關心民瘼?
  為官發財,自古兩道,要說想當個好官,經濟上真心不劃算、“不值得”。如論者言,中國的官壓力大、不好當,加班時間長,面臨局面最復雜。菊美多吉經常一鍋飯吃3天,高原帳篷一蹲就是20多天,豈是每月兩三千元工資能補償?焦裕祿一生勤勉,女兒中學畢業安排食品廠腌咸菜,哪里有“等價”?拿啥來“交換”?不過“風物長宜放眼量”,從服務為民中收獲的人生意義怎么算?從地方發展中感受的價值實現怎么算?人的高層次需求上,“經濟學帝國主義”顯然力不從心。
  基層干部不容易,公務員工資該漲還得漲。但,這和一心為民是兩碼事,絕不能畫等號,不漲也得好好干。絕不能多賺點,就多干點,少賺點,就少干點。說到底,還是一個職業道德、理想信念的問題。誠如習近平同志所言,權力是個神圣的東西。對手中之權,來不得半點算計,心有所畏、言有所戒、行有所止,才能不被市場的邏輯沖昏頭腦,不引權力的火焰焚毀自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