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打造文化人才高地 六六破格入選"千人計劃"
發表時間:2019-06-30 17:12:09 作者:雕刻機
學歷大專、沒有職稱、沒有發表過論文、也沒有獲獎的記錄,這樣的 “三無”人才,通常無緣一貫苛嚴的高端人才引進。但是,在日前亮相的首批共160人的 “上海千人計劃”名單中,屬于這 “三無”之列的著名作家 “六六”榜上有名。

  本次 “千人計劃”,共有5位文化類人才引進落戶上海,其中包括上海音樂學院院長許舒亞、著名導演唐季禮、音樂家許忠、視覺特效大師鐘漢超。作為作家和編劇的六六是唯一的女性,她在2003年以小說《王貴與安娜》蜚聲海內外網壇,被看作繼張愛玲、虹影之后的第三代海外華裔女作家的代表。而根據其小說改編的電視劇 《蝸居》、《雙面膠》更是收視火爆。

  六六作品影響力大,是目前國內身價最高的女編劇,這些無疑助力她入選上海 “千人計劃”。記者在連續采訪了六六本人、引進單位,以及上海市引進海外高層次人才工作專項辦公室有關負責人之后,則感受到了更深層次的因素,上海引進海外高端人才時,既海納百川,又不拘一格,突破了諸多人們習以為常的窠臼,形成了獨到的人才觀和價值觀。而六六的 “引進記”則是一個鮮活縮影。

  受邀:感慨上海“不計前嫌”

  “我對上海一直批評提意見,但是上海還是很歡迎我,真是非常感動。什么叫胸懷大度,什么叫做大城市風范,這就是。 ”剛和記者見面入座,六六就開始一個勁兒地感嘆。

  六六作品的故事幾乎都發生在上海,或者主要人物與上海有關系。用她的話來說是 “用外地人的眼光看上海”。六六的母親是上海人,她本人出生在安徽,1999年,她跟隨丈夫赴新加坡定居,從事幼兒教育工作。由于連續幾部作品在國內叫好叫座,她于2007年初,在上海從事創作。

  有一次,上影集團總裁任仲倫問她,是否想回上海工作?六六回答:“一個人肯定不行。因為是外籍,隔一段時間就必須回去一趟,特別不方便。 ”她說,即使辦工作簽證,但是“內心依然沒有著落感,沒有保障和親近感。 ”

  去年11月底的一天晚上,六六接到任仲倫興沖沖打來的一個電話,告訴了她上海“千人計劃”的消息。“可以享受到市民待遇。 ”按照規定,一旦入選可以享受出入境、稅收等方面的優惠政策,能納入市級醫保,孩子可以到本地公辦學校就讀。于是,她就著手做好拖家帶口回來的準備,因此還告別了“租房族”,去年在浦東購置了房子。

  錄用:“三無”照樣享破格

  上海 “千人計劃”的定位是,力爭建立本市新引進海外高層次人才的第一梯隊。

  在通常的觀念中,高層次領軍人才往往是高學歷、高職稱。上影集團作為引進單位,將表格交給了六六。她看了后感到 “特別不好意思”。

  原來,表格在教育一欄,要求是從本科作為 “起步”填起,而六六的最高學歷只有大專,她只好把小學、初高中也一股腦兒填了上去。

  在論文和獲獎方面,她同樣一篇也沒有。 “除了姓名、性別這些最基本的,我從第二頁開始,就基本是空白,只在補充說明中寫上了發表作品。”

  同樣有趣的是,自從她在新加坡生活之后,個人履歷中的 “職業”一覽,都是填寫的 “家庭婦女”。 “簡直就是咸魚翻身,這在以前想都不敢想。”

  可能正因有擔憂,表格交了之后,她也沒有打聽進展情況。

  2011年8月酷熱的一天,六六接到了上影英皇老總呂超發來的一個短信,告訴她 “被錄取了”。

  按照引才標準,六六的履歷顯然有差距,但是因為其作品的極大影響力,以及其作為海派作家代表性的地位,經過兩輪專家和顧問評審之后,她被破格一直保留到最后的入選名單上。

  上海 “千人計劃”在具體推薦評審過程中,秉承的是 “寧缺毋濫”原則,不分配數量指標。同時,選拔過程 “不唯學歷、不唯職稱、不唯年齡”,各評審平臺在堅持引進人才標準、確保質量的同時,打破了條條框框。

  入選引進人才160人中,破格人選總數為 18人,占 11%。比如在顧問評審階段,有個別顧問評審專家對個別引進人才年齡偏大表示顧慮,上海市引進海外高層次人才工作專項辦公室綜合考慮其創新創業的現狀業績評估后,予以保留。

  在此次5位引進的文化類人才中,除了六六之外,唐季禮、鐘漢超也被破格入選。其原因都是他們在各自領域的卓著成績和巨大影響力,以及未來所要擔負起的領軍和市場開拓作用。

  合作:彼此信任,營造寬松氛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