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新人遭遇上司"性騷擾"咋辦
發表時間:2019-07-01 10:52:52 作者:雕刻機
我參加工作不久,單位不錯,待遇較高,是個令人羨慕的崗位。但是,入職不久,我就發現里面各種人際關系異常復雜。 我所在的科室只有三個人。科長叫龐勇,40多歲了,上有老下有小。剛進單位時,龐勇就對我表現出了很大的熱情,不過當時我總覺得那是領導對下屬的關心,心底里,還暗自慶幸自己遇上了這么一個好上司。 龐勇非常照顧我,也常常鼓勵我努力表現。有一次,他開車順路送我回宿舍后,又買了一大袋水果送上樓來。我表示感謝。他走的時候,我站在門口跟他道別,感覺到他的手碰到了我的大腿和屁股。我當時想,這應該是錯覺,不然就是他不小心碰到的。這么忠厚的一個人,怎么可能這么低級地揩油呢? 那次我并沒有多想。后來,一次單位聚餐,他坐在我旁邊,手有意無意間碰觸我的身體。飯后跳舞,他和我貼得很近,說了很多有些曖昧的話。那時,我以為那些話都是他逢場作戲的瘋話,不能當真,說過也就算了。 沒想到,日后的工作中,他對我的挑逗越來越露骨。他經常伏在我身后或坐在我旁邊看我工作,當然少不了動手動腳。面對這種情況,我真的很不知所措,也不知道該如何拒絕。這么一來,似乎就更給了他鼓勵。 有一天,照例是去下屬單位檢查。每次遇到這種場合,下屬單位都會請我們吃個便飯,酒是少不了的東西。那天,龐勇嚷嚷著要試試我的酒量,硬要我喝白酒。當時,我已經幾瓶啤酒下肚,再摻上白酒,頭疼得厲害,立即掛起了白旗。但他依舊不依不饒,說我要是倒下了,他會負責把我送回家。眾人推搡著給我灌酒。 那天,司機沒有跟著去。酒后,龐勇獨自開車送我回家。他把迷迷糊糊的我塞進車子,我只知道,車開始啟動了,不久,車停下了。龐勇說,我一個女孩子喝得醉醺醺的,回家后沒人照顧,先在外面茶座里小坐一會兒,醒醒酒再回家也不遲。 我覺得他的話很有道理,就跟他下了車。他把我帶進一家我從未去過的店,好像是KTV、我記得也不真切了,只知道那條街有些偏。我任由他攙著,進了一個包房。 音樂聲響了起來,龐勇哼唱了幾首歌。一會兒,我打起了盹,迷迷糊糊中,只覺得有什么東西在我的雙腿之間摸索著。我睜開眼睛,看到龐勇正坐在我身邊,雙手正在我的大腿上游移。 一陣惡心的感覺涌上心頭。此刻,我鉚足了勁推開他。我沖他大叫:你不是人。那張往日里敦厚的臉,當時居然一副恬不知恥的表情。他說,他只是想摸摸我,不會傷害我的,只要我順從了他,會有好處的。我使勁推開他,奪門而出。 第二天上班的時候,龐勇像沒事人一樣,讓我寫個報告,而且當天寫完。此后接連半個月,他收斂許多。我想,如果他就此罷手,我會努力把這件事忘掉,就當他是酒后亂性罷了。 可后來發生的事情讓我愈發認識到他的丑惡嘴臉。他開始在深夜給我打電話,并在電話里跟我說些挑逗的話。礙于情面,我不好意思不理他,每次都跟他敷衍。 他是一個有老婆和孩子的人。我真不明白他想把我放在什么位置。其實,我一點都不愿意理他,但身邊的一些朋友卻鼓勵我跟他交往,說現代社會喜歡玩潛規則的領導比比皆是。這種情況根本沒什么,又不是實質上的出軌。如果不從的話,肯定會被領導穿小鞋,嚴重的話工作還會保不住。 我不想放棄目前的工作,但又不愿意受到他的性騷擾,更不甘心與他保持曖昧關系。我現在很迷惑,不知到底該怎么做,是拒絕還是一味忍讓? (文中人物均為化名) 男人騷擾你,心里很有數 ——— 舒心熱線嘉賓說給辛女士的話 張艾瑛(都市女報副總編輯):如果一份工作靠跟上司保持曖昧關系維持,你覺得這工作做起來會愉快么? 更不必說,這曖昧關系究竟能保持多久。 上司對你現在還處于試探階段,如果你繼續敷衍,他恐怕就不會滿足這半遮半掩的挑逗了,真到那一天,你還如何繼續裝作糊涂? 在男人的騷擾面前,女人的忍讓、敷衍、不好意思明確制止等,常常被男人看做是女性的羞澀,你不要指望他們會礙于情面及時告退。男人在了解女人的想法方面到底是弱智還是裝糊涂,我不得而知。我只知道,很多男人對女人的騷擾心里其實是有數的,他也在計算風險、得失等等,關鍵看女人什么態度,怎么對待。女人越怕、越忍讓,他就越步步緊逼。 遇到有非分想法的上司,千萬不要自己嚇唬自己。怕失去工作,怕他給你“穿小鞋”,你顧慮越多,就越失去判斷和處理問題的能力。如果不想跟他有什么牽扯,那就明確清楚地告訴他,徹底打消他的念頭。當然,你也得給他留面子,不要把事情張揚,選擇只有兩個人在場時說明白最好。 李玉(濟南市社會學學會心理研究室主任):我們必須明白,人可以保證自己的純潔,但是我們不要期待這個世界在短期內能像我們一樣純潔。當我們開始了解并接受這個世界的不純潔時,我們就要懂得如何在學習中去面對它了。 在這件事情最初的處理中,當你有了警覺的時候,就要果斷地告訴他:“對不起,也許是我錯怪您了,但是您的行為確實傷害了我,真的令我很難受。您知道,我一向很尊重您……”官位做的越高,害怕的事情越多。所以,面對他,你不要怕。因為,事實上,他比你恐懼的事情要多得多。你的不敢吱聲讓他得寸進尺。 建議1:告訴領導你談了一個男朋友,脾氣不太好,要和他談談;建議2:如實地告訴他你的身心情況,可以寫一封信給他看,并且告訴他這種情況不可以再繼續一天;建議3:做這一切的時候,你一定要嚴肅、鎮靜并且有力量。建議4:他如果問你要什么,你至少要告訴他,要尊嚴,希望他為自己的行為道歉。 也許做這件事情有丟失工作的危險。那就要看你要什么了。如果你要忍氣吞聲是你的事,如果你要挽回尊嚴也是你的事。我們當然希望都要,但很多時候是一種兩難選擇。所以,要問你自己的心,什么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