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械類進一步彰顯中國特色人才制度優勢
發表時間:2019-06-04 20:36:30 作者:雕刻機
千秋基業,人才為先。
  中國,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我們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接近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宏偉目標,我們也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加渴求人才。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持黨管人才原則,高度重視人才工作,聚天下英才而用之,推進人才發展體制機制改革,大興識才愛才敬才用才之風。
  6年來,人才發展與偉大事業同頻共振,一支支梯次合理、素質優良、具有一定開拓創新能力的人才隊伍,正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新征程上加快集結。


聚天下英才而用之
  11月11日,2014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獲得者愛德華·莫索爾在湖北武漢市東湖高新區(亦稱“光谷”)建立工作站,這是武漢市第三個諾獎工作站。2017年12月底,光谷建立了武漢市首個諾獎工作站,引進1988年諾貝爾化學獎獲得者哈特穆特·米歇爾;今年3月,2013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獲得者蘭迪·謝克曼的工作站在光谷建立。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廣開進賢之路、廣納天下英才。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樹立強烈的人才意識,尋覓人才求賢若渴,發現人才如獲至寶,舉薦人才不拘一格,使用人才各盡其能。
  全國各地各部門,堅持“高精尖缺”導向,積極為全球英才搭建中國舞臺,讓世界優秀人才流向發生改變。境外來華專家已由2011年的52.9萬人次增至2016年的90多萬人次。留學歸國人員逐年增加,截至2017年年底,我國留學回國人員總數達313.2萬人,其中2017年回國人數達48.09萬。
  美國學者杰伊·西格爾在成為天津大學藥學院首位外籍院長之前,用10年時間把瑞士蘇黎世大學工藝化學實驗室建設成為世界一流的分子設計中心,蜚聲國際。“讓天津大學藥學院在藥物科學與技術方面躋身世界一流。”這是西格爾的中國夢。如今,天津大學藥學院的60多名教師中,近半數是國際知名專家,其中包括2016年度諾貝爾化學獎獲得者詹姆斯·弗雷澤·斯托達特。
  2017年11月28日,兩年一度的中國科學院院士增選結果公布。16位新科外籍院士中,有15位外國院士、兩位諾貝爾獎獲得者和一位圖靈獎獲得者。這份閃亮的外籍院士名單,折射著我國“聚天下英才而用之”的驕人成果。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朝氣蓬勃的古老中國,正在為全球范圍內的外國高端人才施展專業才能、實現事業夢想提供廣闊舞臺。


敢為事業用人才
  擁有怎樣的人才資源,決定著一個國家的未來。而怎樣使用人才,則彰顯著一個國家的智慧。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人才是第一資源。古往今來,人才都是富國之本、興邦大計。要把我們的事業發展好,就要聚天下英才而用之。要干一番大事業,就要有這種眼界、這種魄力、這種氣度。
  6年來,中國政府積極遵循國際人才流動規律鞏固和拓展高層次引才引智渠道,充分尊重、放手使用國內外高層次人才,在開發利用人才和智力資源方面取得豐碩成果。
  10月20日,湖北荊門漳河機場,我國自主研制的首款大型水陸兩棲飛機——“鯤龍”AG600水上首飛成功。AG600的陸上、水上成功首飛,是我國繼自主研制的大型運輸機運20實現交付列裝、C919大型客機實現首飛之后,在大飛機領域取得的又一個重大突破。
  中國大飛機事業的發展,是我國創新驅動發展的一個縮影。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加快人才強國建設步伐,推動我國人才事業蓬勃發展,不斷開創人才工作新局面。
  國家重大戰略推進到哪里,人才工作就跟進到哪里——根據“一帶一路”建設,加快重大基礎設施建設人才、企業經營管理人才、非通用語種人才和國別區域研究人才培養;支持上海、北京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為創新驅動發展戰略、“中國制造2025”、自貿區建設以及國家重大項目和重大科技工程量身打造人才政策;編制京津冀人才一體化發展規劃,著手研究制定支持雄安新區建設人才舉措;鼓勵各類優秀人才投身國防事業,促進軍民深度融合發展。
  圍繞服務國家發展重大戰略,在創新實踐中發現、培育、凝聚人才,使得我國人才隊伍建設迎來密集回報期——人才資源總量達1.75億人,全國專技人才總量新增860萬,選拔享受政府特殊津貼專家近1.5萬人,1200余人入選國家百千萬人才工程,人才資源規模、科技人力資源以及研發人員數量等指標居全球首位、創歷史新高。人才對經濟社會發展貢獻率大幅提高,2015年達到33.5%,人才優勢更多更好地轉化為創新發展優勢。


用改革釋放創新創業激情
  2016年3月,哈爾濱工業大學航天學院譚立英教授牽頭成立了哈工大衛星激光通信技術股份有限公司,注冊資金2億元,其中科研成果知識產權作價入股1.332億元,占66.6%。而且,學校決定,將85%的知識產權收益獎勵給譚立英科研團隊。
  “守著金飯碗要飯吃”曾是不少國內高校和科研院所的寫照。集聚著大量人才和海量成果,但由于限制多、管得死、缺少有效激勵,科研人員對產業化積極性不高,大量科研成果在實驗室里“沉睡”。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圍繞我國人才事業和人才工作,作出一系列重要指示、提出一系列關鍵命題。這些論述,著眼民族復興夢想,聚力創新驅動發展,立足改革釋放活力,為我國的人才工作創新發展指明了方向、提供了遵循。
  2016年3月,中共中央頒布《關于深化人才發展體制機制改革的意見》,全面發力加快推進人才培養、評價、流動、激勵、引進等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的改革,為人才發展注入強大動能。《意見》劍指禁錮事業單位已久的體制內外壁壘,讓很多“研有余力”的專技人才徹底放下思想包袱,政府、企業、智庫融合的人才流動“旋轉門”逐步變成現實,高層次人才開始合理合法享有創新收益。
  2017年1月,《關于深化職稱制度改革的意見》正式出臺,有力破解了職稱制度體系不夠健全、評價標準不夠科學、評價機制不夠完善、管理服務不夠規范等存在已久的問題。
  今年7月初,中辦、國辦印發了《關于深化項目評審、人才評價、機構評估改革的意見》,聚焦人才評價領域深層次問題,提出一系列精準、務實的改革舉措,進一步讓全國專業技術人才受益。
  各地各部門也積極推動人才工作領域改革,以政策突破帶動體制機制創新,不斷優化人才發展環境。改革釋放的活力,持續激活著人才創新創業的一池春水。人才創新能力明顯增強,我國科研水平從跟跑向并跑、領跑轉變,創新成果從量的增長向質的提升轉變,涌現出量子調控、中微子振蕩等一批基礎研究重大原創性成果,載人航天、探月工程、深海潛器、超級計算等戰略高技術領域取得重大突破,高鐵、4G移動通信、核電、新能源汽車、雜交水稻等重大創新成果加速應用、引領世界潮流。
  隨著中國特色人才制度的優勢進一步彰顯,“天下英才紛至沓來、源頭活水驅動創新”的愿景正逐漸演變為現實,人才事業更加蓬勃發展,廣大人才正迎來新的春天。(記者 羅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