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木工機械女性就業是否需要“善意提示”?
發表時間:2019-06-17 11:07:39 作者:雕刻機
    不管是怎樣的工作需要都應在符合法規的前提下才能展開,法有禁止即不可為。
  某些以傳統眼光看來女性最好繞道而行的職業,如果在性別選擇上有所突破,“劣勢”會成為優勢。
  據中國婦女報·中華女性網報道,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覺得自己這次“比較冤”。此前,其向社會公開發布的《招錄簡章》中,對一些崗位特別標注“適合男性報考”。在被指性別歧視后,該法院一位負責人通過《中國婦女報》作出頗感委屈的回應:“初衷真的不是歧視女性,是希望能更好地尊重保護女性的權益。”海淀法院說,特別標注“適合男性報考”的崗位是善意提示,在偏遠之地的派出法庭受理的案子涉及農村土地以及繼承、婚姻、贍養等糾紛,當事人之間往往矛盾很深,情緒激動,對抗激烈,現場有時具有非常高的危險性。
  為什么會感覺“比較冤”呢?除了被指歧視女性之外,我想,還因為不少公眾的性別平等敏感和對于當今女性的職業期待已經超越了該招錄部門的設定與想象。你想,那邊廂,聯合國維和部隊中有女兵了,空軍中有女戰斗機飛行員了、太空中有女航天員了……國際上和國內都有。可你這邊廂卻還在說,這類工作有特殊性,不適合“她”:面臨社會糾紛第一線,上班路遠,工作地點偏,對人身安全有影響……
  就業是民生之本,創造有利、平等的就業條件,才能為婦女自強自立奠定基礎。堅決消除就業中存在的性別歧視,促進婦女公平就業,當是“要在為婦兒解難事、辦實事上下功夫”的體現之一。近年來,隨著男女平等基本國策貫徹和執行的不斷深入、到位,一些歧視女性求職者的現象有所變化,某些招錄中曾經簡單粗暴的“只招男性”“僅限男生”變得委婉了一些,比如,據報道,去年 6月,內蒙古人民出版社一招聘公告引發眾多不滿:在所招聘的8個科室15個錄用崗位中,報考條件“備注”一欄中全部寫著“男生優先”。媒體報道后,在有關部門的介入下,“男生優先”字樣刪除。去年7月,中共黑龍江省綏化市委組織部、宣傳部發布“2015中共綏化市委宣傳部公開選調工作人員公告”,“報名條件”第五條令人驚詫地寫著:“年齡35周歲以下,一般為男性(特殊時期需值班)。”記者致電時,相關工作人員稱這句話“已經拿下去了”,并表示也不是歧視,是覺得男性更適合這個崗位……這種含蓄變化,可喜又堪憂。可喜的是消除就業中的性別歧視有所進展,想必相關的招聘方也是感受到了平等潮流浩浩蕩蕩,與其逆行不如順應。堪憂的是不平等的思維定勢難以在短期內滌蕩殆盡,所以,“新瓶裝舊酒”一再出現,一再引發公眾輿論聚焦。
  但不管“畫風”如何改變,有專家分析指出,“適合男性報考”的說明是對女性的性別歧視。而且這樣的提示也令女性感覺是在越俎代皰。“愛我就讓我去飛翔”,至于飛不飛得起來,那是她自己可以選擇和做主的事,不需要他人代勞。“世界上沒有兩片相同的葉子”,人與人的差別遠不是男女這兩個性別差異所能“一言以蔽之”的。不久前,看到過一則新聞:云南警校女教師霸氣“扛槍”上課的照片走紅網絡。這位稱并不想成網紅的女教師孔露皎對記者說,開始參加工作時,對槍支零接觸,因為對射擊的熱愛和工作的性質而開始接觸槍械,并最終成為一名槍械課老師。槍械課教師的工作不具特殊性嗎?試想,如果當初警院也以“善意提示”示意這位女子繞道而行了,那何來她今日的走紅?而她的走紅,不也說明公眾呼喚更多這樣的破除職業性別定勢的正能量與正向導嗎?
  政府部門和有社會責任感的機構當以先進文化引領者的面貌示人,以弘揚和傳播先進文化——包括先進的性別文化——為己任。當此類信息被公眾輿論解讀為“歧視”之后,當事方往往以“出于工作實際需要”為由為自己叫屈。但須知不管是怎樣的工作需要都需要在符合法規的前提下才能展開,法有禁止即不可為。
  而且,以創新的思路來看,某些以傳統眼光看來女性最好是繞道而行的職業,如果能夠在性別選擇上有所突破,所謂的“劣勢”會成為優勢:據報道:通過聯合國女性維和軍官培訓班,聯合國婦女署致力于每年訓練100名女性軍官,來增加女性在維和行動中的參與,并對聯合國維和行動的策略產生影響。而女性的參與已經為維和行動帶來了可觀的益處。研究發現,穿制服的女性維和人員在場,對獲取當地社區的信任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可以顯著提高任務的執行效果。另外,女性維和人員能夠更敏銳地發現家庭內的早期矛盾,并采取行動防止其惡化。由此看來,某些被刻板的性別印象標注為“適合男性報考”的工作崗位如果能夠歡迎女性的加入,還很有可能迎來一種新的工作氣象,收到更好的工作效果。